琴刊传真(四期)
 
德艺彪炳琴史册 音韵长留天地间

——《纪念古琴大师张子谦诞辰110周年研讨会》综述

  戈   弘

    2009年12月18日上午,室外寒风凛冽,严冬初至,室内暖流涌动,春意盎然,《纪念古琴大师张子谦诞辰110周年研讨会》正在上海音乐学院隆重举行。本次活动由上海音乐学院、上海民族乐团、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共同主办,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承办、扬州史可法纪念馆广陵琴派史料馆和上海龙音文化艺术公司协办,并得到了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的资助。研讨会由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主任韩钟恩教授主持,上音副院长杨燕迪教授首先致辞,他开宗明义地说:“今天我们怀着谦恭的心情,纪念和缅怀张子谦先生, 并希望通过这次活动的举办,探研如何继承张子谦等老一辈琴家的艺术品格,很好地传承传统文化的精神,从而弘扬中国的传统音乐文化。”在民乐系主任王建民教授代表承办方致辞后,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洛秦教授通过他们制作的光盘《海上回音》的演示,介绍了当代几位琴家对张子谦先生琴艺、琴德的感悟。紧接着,来自北京、上海、天津、江苏、安徽、浙江、福建等省市和日本东京的琴家、学者展开了气氛热烈的研讨,大家怀着崇敬而激动的心情,缅怀张老对中国古琴事业发展的杰出贡献,和他作为德艺双馨的古琴艺术大师崇高的人格魅力。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两大方面的内容:
一、独具个性、影响广远的高超琴艺
    张子谦先生是当代广陵琴派的杰出代表。他不仅淋漓尽致地发扬了广陵琴派的艺术风格,而且因其能广征博取、融汇古今而独具个性,并且对中国当代古琴事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其一,他将广陵派跌宕多变的节奏表现发挥到了极致,南京艺术学院成公亮副教授说,东方音乐常常用腔和韵来表达内容,其节奏、节拍表现为“不均衡的律动”,而广陵派的节奏处理,恰恰是这种“浓缩了的民族音乐理论”的体现,张老的《龙翔操》便是将这种跌宕自由、从心所欲的节奏表现发挥到极致的佳作。他还形象生动地吟唱了一段《龙翔操》的旋律,成公亮说,弹《龙翔操》,我们这些学生迄今还没有超越张老者,还须不断努力;中国音乐学院王耀珠副教授也认为,张老的《龙翔操》就是“活脱脱一个庄子再现”,“是一种生命的呐喊”;上音附中戴树红副教授说,张老《龙翔操》的谱“特难记”,他说他花了近十年的功夫,用不同节拍、不同速度的标号混合,才将其记录下来;笔者亦认为,张子谦先生《龙翔操》的节奏形态乃是建筑在心理和生理基础上的一种心灵的感悟。笔者还认为张老在继承广陵琴派的艺术精髓基础之上广征博引并有独特的阐发,正是传承了广陵派“海内为一家,南北无二派”的大同主义艺术精神。其二,在演奏技法上,张子谦继承了广陵派的“偏锋”理论,并在实践中大加发挥。武汉音乐学院丁承运教授说:“张老把广陵派独特的演奏技法,发挥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所谓“偏锋”,原本是书法艺术的技术用语,广陵琴派借用了这一术语。张子谦先生对“偏锋”的使用非常精妙,其轻重有别的“偏锋”结合不同的触弦落点,能令音色变幻无穷,实在妙不可言。对此,成公亮和杭州霞影琴馆的馆长徐晓英等琴家都深有体会。日本东京琴会会长坂田进一先生说:原来我弹“泼剌”总在岳山与一徽之间进行,而张老常常选择在一徽的位置上弹奏,音色就是不一样。其三,张子谦是古琴演奏职业化的肇始者。新中国成立之前,古琴多为文人雅士自我欣赏并藉以修身养性的业余雅好,其演奏形式亦常常为“沙龙”式的音乐雅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张子谦成为新中国第一位职业古琴演奏家,因此,他为古琴如何能在音乐会上吸引广大观(听)众进行了认真的探索,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果,他同有“江南箫王”之称的孙裕德先生联袂的“琴箫合奏”之所以能成为上海民族乐团的“看家节目”之一,同张老的刻苦研求是分不开的。所以,丁承运说,“张老是传统琴人向现代琴人转变的成功典范”,是将“雅集式的演奏转换成音乐会式的演奏”的“成功典范”。张老“非常适应专业古琴演奏家的角色”,为中国古琴艺术的推广,作出了无可替代的独特贡献。其四,不遗余力地推动了琴歌演唱事业的发展。戴树红说,张老不仅传承了广陵琴派独特的“唱弦”法,而且老人家一直认为,要推广古琴事业,琴歌是非常好的载体。所以他十分积极地鼓励演唱琴歌。他不仅主编了一本《今虞琴歌》,而且对鞠秀芳、沈德皓等歌唱家的琴歌演唱,亲自指导,不厌其烦。对此,鞠秀芳、刘明澜二位教授在发言中颇多感慨。刘明澜介绍说,张老十分重视琴歌演唱,他说琴歌有悠久的历史,孔夫子两千多年前就唱琴歌,古琴的许多音韵都来自琴歌,可惜现在许多琴人都不会唱了。对张老教她唱琴歌、吟诵古诗词时“摇头晃脑、怡然自得”的情景,刘明澜迄今记忆犹新。会上,戴晓莲教授还宣读了远在美国,不能赴会的沈德皓女士的来信,信中深切地表达了她对张老的感激和怀念之情。
二、豁达谦恭,真诚淡泊的高尚品德。
    与会者一致认为,张子谦先生不仅琴艺超群,学养深厚,而且品德高尚,风范感人,可谓艺高德劭、德艺双馨。他不仅教学生弹琴技艺,更能教学生如何做人。诚如上海民族乐团前团长龚一所言:“除了琴艺,还有思想、道德风范对我的影响”。笔者也认为,张老的门生大多不仅琴艺高超,而且为人正派,君子风范,这正是老先生言传身教的结果。对于在当下有些年轻人只把弹古琴当作一种“时髦”的文化装饰来说,琴德就尤其显得重要,而张老作为后学琴人的楷模,也就越发显得高大。对于张老的崇高品德,与会者大概有如下几方面的追忆和评述:
    其一,真诚坦荡,君子胸怀。谈起张子谦与他同辈琴人的交往,许多人既激动、又崇敬。王耀珠说,张老同查阜西、吴景略等老一辈琴家的关系,是一种“超越了文化、政治、经济的生死之交”,他们各具独特个性,却能彼此尊重、相互提携、肝胆相照、共克时艰。刘明澜回忆道,当年向张老学琴,在了解了张老的琴艺与人品后,曾提议写一篇介绍张子谦的文章,可老人家坚决不同意,并说:“我没有什么好写,要写就写查阜西”。刘明澜没有办法,只好根据张老演奏“老三曲”(《梅花三弄》、《平沙落雁》、《龙翔操》)的经验,写了一篇《论广陵琴派》。张老对查阜西这位与他同辈的琴家的敬重,许多人都有体会,龚一、徐晓英、丁承运、戴树红、戴晓莲等人都在张老手抄的《潇湘水云》琴谱上,见到过张老端正的小楷上写着“查阜西传谱”的字样。天津音乐学院李凤云教授告诉大家,张老曾对她不无遗憾地说道:“可惜呀,你不曾有机会向查阜西先生学琴,那是个大学问家呀!”当她得知凤云曾向吴景略先生学过《渔樵问答》后,非常高兴,连连点头赞好。先生豁达大度的胸怀,由此可见一斑。其二,谦逊好学、见贤思齐。在张子谦近80年的古琴艺术生涯中,他一贯是见贤思齐,“就有道而正焉”,是一位学而不厌的艺术家。在上海浦东公茂盐栈工作期间,他结识了查阜西、彭祉卿二位琴坛巨擘,相互学习、切磋研求,使自己跻身于“浦东三杰”的行列。即便在此之后,他遇到了梅庵派琴家徐立荪先生后,仍虚心求教。当徐先生批评他“下指不实、调息不匀”之后,他将这八个字编撰成一副对联:“廿载功夫,下指居然还不实;十分火候,调息如何尚未匀”,藉以鞭策自己。诚如龚一所言,张老对徐先生的批评,既没有置之不理,也没有惟命是从,而是用对联进行深层次的反思,检点自己的琴艺。关于“学流水,跌断腿”的故事大家都津津乐道。因为“我广陵派的曲目中没有《流水》”,所以,张子谦不顾年高体弱,硬是挤公共汽车从零陵路,到住在福州路比他小22岁的姚炳炎先生家中学弹《流水》,有一次不幸被人挤下车跌在马路上,摔断了大腿骨,于是接骨埋钉,饱受皮肉之苦。即便如此天性乐观的张子谦后来谈及此事,却不无幽默地说:“好得我驼背,摔下去了驼背扛着,没有摔着脑袋”。对此龚一感慨地说道:“这番妙语让听者忍俊不禁,却又被张老师那样的好学好问,那种质朴自然的风骨与执着的精神而深深感动!”此外张老还有向他的晚辈吴文光先生学琴的佳话,他的《操缦琐记》中就有“向文光学琴”的记载。王耀珠在发言中也叙述了吴文光当年在老先生当年打谱《秋鸿》遇到麻烦时曾效过力。张老真是“活到老,学到老”的光辉典范。其三,诲人不倦,提携后学。诚如杨燕迪教授所言,张子谦先生不仅是一位杰出的古琴演奏家,而且还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古琴教育家”,“他的学生后来很多都成了中国著名的古琴家”。张老教琴,一贯坚持“有教无类、诲人不倦”的原则,不管什么人,只要你真心学琴,他都热情接待。作为搞民族音乐理论的音乐学家,刘明澜非常感激张老在“年近八旬时还手把手地教我学琴,这是我人生的福分”;徐晓英则回忆了多次向张老学琴,老人家耐心细致传教的经历。为了激励学生弹琴,张子谦还有向学生赠诗的雅好。丁承运、李凤云等还分别介绍了张老当年赠给他们的诗作。张老的书法很有功力,却很少给人题字,但对来自东邻日本的坂田进一却例外地给他题写了一幅“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横匾,坂田先生一直将其悬挂在东京的琴室内。坂田说,“向张先生学琴的时间虽不长,但这段时间对我来说,是非常珍贵的。”“张老的洞箫也吹得很好,有时候我们一起吹洞箫,这也是非常美好、喜悦的时光。”福建艺校李禹贤老师也回忆道:“张先生教学,很少与我们讲大道理”,然而“他声声有微妙,句句有真情”,常常有绝妙的即兴发挥,在“基本框架不变”的情况下,“吟猱之处常有异常出现”,此乃“声动于心,表于情”的结果。张老教琴也是充满情致的。
    时光荏苒,半天功夫,倏忽而过。发言者大多意犹未尽。更有不少与会者尚未及发言,如唯一健在的上海大同乐会会员,现已86岁高龄的胡维礼先生、原今虞琴社副社长庞秉璋先生等,他们都是张子谦先生的生前好友,都有好多话要说,却没有来得及发言。所好者,聪明的活动组织者戴晓莲教授已事先将许多人准备发言的要点刊印在活动的纪念册上,弥补了时间不够的缺憾。如庞秉璋先生在他的书面发言中所说的那样,张子谦“其人:尊师重教,爱徒契友,好客容人,敬业乐群。其业:致志于琴,一生务琴”,“人即是琴,琴即是人,诚琴人矣!其艺:炉火纯青,晚年犹目明耳聪手妙,下指操缦,随心所欲不逾矩”,“其务:主持琴社,海纳百川,国中国外,业内业外,各界人士,兼容并蓄。定期雅集交流,琴会演出,刊行今虞琴刊、琴讯、琴歌、琴刊续、琴文集,为普及与弘扬琴乐,一贯努力。”诚哉斯言,张子谦先生在古琴音乐领域里的巨大贡献,绝非一两次研讨会能够尽述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下午为纪念张老所举行的古琴音乐会上,除了张老的众多门生和晚辈琴友先后登台献艺外,还有一个别开生面而特别有意义的节目,令笔者终生难忘,即由戴晓莲的学生,三位妙龄少女,弹奏《平沙落雁》为张子谦先生生前《平沙》“唱弦”的录音伴奏,轻柔美妙的琴声伴着张老苍劲古朴的遗唱,悠扬远阔,妙韵无穷……张子谦先生的泠泠遗韵,正回响在天地之间,彪炳于古琴史册。

 

 

 
版权所有:扬州市音乐家协会南风琴社工作委员会 技术支持:扬州大自然网络信息有限公司
琴社地址:江苏省扬州市淮左郡11幢111号 邮政编码:225009 电话联系:陈晖 13815816508 电子邮箱:yz-m@163.com